猫咪现在哪里还可以下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洛天冷酷无双,站在天穹上指挥,一身的血迹都不曾干涸,滴落而下。

“哒哒。”

整个五排三千人,都在迎接最后的一击。

三次,在灵力极度衰竭的叶圣宗弟子群中,最多能够甩出三次轰杀。

最好的防御,便是攻击。

“爆发排,给我杀!”洛天开口,六百弟子再一次释放秘术,这一次,可不是一人一道,而是一人最少三道,甚至洛天自身都是踏空杀出,一剑寒光掠九天,直接将数十位叶圣宗弟子头颅斩去,血洒一片,威风凛凛。

洛天一袭白衣,表面的伤势已经修复好,站在天穹,冷眸撇过眼前一切,带着倨傲与杀意。

“这小子,当真是越来越像我了。”

此刻,在洛天神海之中的老独孤开口,不乏赞赏。

沧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洛天,带着几分留恋,这个弟子,可谓是自己最喜欢的一个。

“怎么,舍弃了一身的剑意,莫非还不够?”旁边的狐仙仙倒是莫名其妙的讽刺道,美眸狠狠的瞥了一眼老独孤。

沉浸在浴缸里的可爱少女

“够什么够啊,答应这小子带他纵横天下,老夫怕是做不到了,能给多少给多少吧。”老独孤笑着摇摇头,越发的看洛天顺眼。

“蠢货,这小子乃大气运之人,要你那点东西有用?”狐仙仙冷冷答道,很罕见的老独孤没和她怼起来。

微微沉吟之后,狐仙仙又摇了摇头,答上一句。

“这小子真的把你当做一辈子的师尊,原本他就独孤,若是再没了你这老家伙……。”

“还要很久呢。”老独孤喃喃,剑皇带着笑,笑看剑皇徒。

六百弟子轰然杀出,一时之间,整片天穹都是跟随沸腾起来,眼前这一幕,惊天动地,无数秘术纵横而出,前排大部分弟子,直接被轰杀死,原本六万弟子,在现在,竟然只剩下四万六。

是的,这一次摧枯拉朽,直接灭掉八千弟子,爆发排的弟子脸色亦是不好受,数道秘术杀出,虽然犁出大地沟渠纵横,虚空颤栗,但是直接导致他们虚脱。

“杀!”叶圣宗弟子最后一波攻势,轰杀而出,依旧是漫天的秘术武动乾坤,轰隆隆,似道道天雷,要分割大世界。

六百弟子释放法身罡风,想要阻挡,铛!罡风碎裂,诸多弟子咳血,罡风也好,法身也罢,炸裂成碎渣,直接被杀飞出去千丈,三千弟子,一个个人仰马翻,但,还无一人死亡。

“赢了,上,杀光这些叶圣宗弟子,斩杀洛天!”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,陡然握着手中双刀杀出,虽然灵力枯竭,但要杀一堆遭遇重创的弟子,那还不是手到擒来?

“对啊,这三千弟子不要命,阻挡我们,这一下子,该被杀了吧。”有弟子心头一热,斩杀洛天,那可是价值三部圣级功法,何等珍贵?

“这也算掌军者?三千弟子与六万硬拼,不知死活。”叶圣宗的弟子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。,此刻胜利了,没有死亡危机而眼前的洛天等人,都要死。

“杀!”一声冰冷的声音传来,但是却不是来自于叶圣宗弟子,而是在身后,那六千原本被围猎的弟子。

这,才是洛天三千弟子强行阻拦这六万弟子的根本所在!

原本这些修为比较低的弟子跟随徐长峰多方征战,有些疲惫,如今加上释放罡风法身,杀出秘术,体内的灵力早已干涸,还如何一战?

叶昊一马当先,带着六千弟子,向着眼前如同纸糊一般的叶圣宗四万余弟子杀去。

整整四万六弟子,被斩于一刻钟。

看着自己眼前被斩杀干净的数万人,洛天看了眼天穹,嘴角干裂,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。

“无极长老啊,小子洛天这是为你报的第一笔仇。”

而当徐长峰回到大本营,发现其中乃是洛天布置的阵法,正打算骂娘之时,又发现身后的人数貌似有点不对劲。

少了六万人。

更正确的来说,是死了六万人,加上洛天之前杀死的数千人,以及战斗中的损失,如今十万大军,只剩下两万多!

只因一人计算,叶圣宗在陨落不到千人的基础上,灭杀了对面整整七万余大军。

洛天带着遭遇创伤的三千人马,以及其他完好的六千人,回到边疆。

整个叶圣宗,上至无敌神王,下到尊者初期,然在骂娘。

“这个狗太阳的小子,老夫辛辛苦苦藏好的万年寒冰髓,居然被他盗走了。”有神王在骂娘。

“万年寒冰髓算得了什么,老夫先人牌牌都被盗走,这他喵的算得上是挖了老子祖坟!”旁边一位神王更是气愤不已,在骂娘。

因为洛天,一天就损失了七万弟子,更是火烧了大本营,不少弟子的东西直接被席卷带走,这算得上是巨大的损失。

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谁也没有想到,原来这计谋,不仅仅是在凡人之间的战斗中有用,在修炼者的世界,一样有用!

“气死我也!”徐长峰脸色发黑,自己的宝贝已经被抢走了,更可恨的是,自己还被神王长老狠狠的数落了一顿,就这么一战的时间,自己手上被斩掉数万弟子不说,更是导致后院起火,诸多神王长老自然怪罪于他。

巴不得都要拍死他。

这一天,王者之战叶圣宗倒是占据不少便宜,他们高端王者极多,叶麒麟虽然在其中算不得如何耀眼,但是其他高端王者,就是亮眼至极,如九重天叶圣宗的弟子,慕容青,便是靠着叶圣枪屠杀了整整十几位九重天的天邪宗王者,杀到天邪宗王者顶峰都不敢与他交手。

当然,也因为王者之战打的凶猛的原因,故而小彼岸花没怎么能采摘,毕竟那玩意采摘需要万分小心,整整一刻钟时间守在那里,不然的话采摘到手的,只会是一朵干枯的小彼岸花,根本没有任何价值可言。

这一夜回城,天邪宗满是欣喜,城欢呼,只有王冥一人,端坐在城头,眼神越发阴翳。

至于白幽幽,懒得和王冥呆在一起,听闻那个自己认识的少年这一次斩了七万多叶圣宗弟子,亦是长大了樱桃小嘴,想要去好好庆祝一番,又觉得有些小羞涩,几分挣扎,终是还未曾决定下来。

Post navigation

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...